当前位置: 主页 > 毛泽西 > 内容

热门内容

汉鼎亚太转型PE

时间:2017-09-27 08:5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如果没有间或出现在顶尖上的各类桂冠,徐大麟和他的汉鼎亚太几乎就快要消失在视线之外了。和一些江湖传言不同的是,徐大麟,这位在创投市场上征战了20多年的老兵仍然经常工作到深夜。

  创建汉鼎亚太20载的徐大麟笃信“小心驶得万年船”的古训。尽管汉鼎亚太在中国内地的投资重点随着产业的变迁而不断改变:从企业集团到消费品产业、转移型产业再到整合型产业,但是汉鼎亚太却一直保持着谨言慎行的作为。

  “我们在中国的做法的确和美国VC通常的做法不太一样。” 1993年,出生于重庆、成长于台北的徐大麟在创办汉鼎亚太7年之后,开始涉足中国内地市场。“我们通常都会要求被投资公司的控股权,但美国VC一般都是典型的少数股权青睐者。”

  当年,徐大麟50岁。之前的1986年,徐大麟开办了第一家“硅谷”式创投机构--汉鼎,并设立汉通基金;其后的5年间,汉鼎亚太相继在东南亚地区设立了4家创投公司。再次回到中国内地时,周围的一切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

  “由于当时还没有找到现在通行的离岸WOFE(外商独资企业)投资方式,因此我们只能像跨国公司等战略投资者那样采用JV(合资公司)的方式投资国内企业。”徐大麟无奈地表示,“合资公司其实是最难管理的一种公司组织形式。”

  由于不能像现在通行的离岸控股公司那样有效地做出符合创业投资运作规律要求的制度安排,因此在合资公司里,“掌握控制权的惟一途径就是拥有被投资公司的控股权。”但在基金层面,汉鼎亚太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

  1993年,中国银行和美国安泰保险公司合作成立规模为4100万美元的中安基金(China Dynamic Growth Fund)。由于没有创投方面的管理经验,中国银行便委托汉鼎亚太来管理中安基金。“我们享有中安基金50%的管理权,但是干的却是80%--90%的活。”让徐大麟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感到后怕的是,“你得时刻防着别被人家给骗了”。

  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汉鼎亚太还是没有能够完全避免掉入“别人精心设计的陷阱”。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国家的政策导向是学习韩国的财阀(既大型综合性企业集团,又称为Chabol),组建企业集团。现在看来觉得有些夸张的是,涵盖多种业务领域的企业集团甚至一度被认为是主流企业的有效组织方式。“当年我们在大连、沈阳等地就曾经投资过这样的企业集团(大连华宝房地产、沈阳东宇集团)。”徐大麟一般打着手势一边说,“很难摸清楚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作为投资者,一旦你把钱投了进入,麻烦就会接踵而至。”

  10多年后的今天,汉鼎亚太也没能完全从这些企业集团当中脱开身。另一方面,在汉鼎亚太作为少数股权投资者的企业里,徐大麟面临的情境也没能好到哪里去。大致还在1995年的时候,汉鼎亚太就投资了位于的燕莎百货。“燕莎百货很早就拥有当年还很希罕的在全国开店营业的牌照,但是当时的管理层并没有及时选择走扩张的道。”

  1996年,进入中国内地市场3年来一直徘徊在进退维谷之间的汉鼎亚太开始迎来了转机。这一年,汉鼎亚太正是在设立办公室。同时,先期进来的国际VC也找到了通过WOFE方式投资中国内地企业这样一种新的通道。

  更为重要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中国新兴的中产阶级开始迅速崛起:中产阶级改变原有生活方式的要求和国内知名品牌的匮乏给国际消费品牌提供了巨大的扩张空间。在这种情形下,星期五餐厅、星巴克等国际知名企业在中国创业投资公司(ChinaVest)、汉鼎亚太等VC的帮助下先后进入中国。

  在星巴克大中华区副总裁翁以登博士看来,由于直到1996年星巴克才开始国际化旅程,“因此星巴克需要汉鼎亚太这样的合作伙伴作为撬动国际市场的支点。”

  “跟星巴克后来在中国的合作伙伴统一集团、美心食品公司相比,我们缺乏相关的产业背景。”徐大麟说,“汉鼎亚太是一家纯粹的财务投资者。”于是汉鼎亚太找到了最早把麦当劳引入中国的孙大伟,作为负责经营、天津地区星巴克连锁店的美大咖啡公司总裁。

  尽管2003年,孙大伟在经营美大咖啡4年之后离开了美大咖啡总裁的职位,但是在2006年10月24日星巴克咖啡公司和汉鼎亚太携手主办的新闻发布会上,汉鼎亚太董事总经理坚还是把孙大伟列在了需要感谢的人之列。坚本人于1999年加入汉鼎亚太,主要职责是管理中安基金,以及“数家汉鼎亚太区域基金早期投资的企业比如美大咖啡、上海林克司高尔夫休闲社区等”。

  “为了把大家的利益绑在一起,我们让Lawrence Maltz(毛泽西)、David Hayden、孙大伟等4人也放了一点钱在美大咖啡的控股股东High Grown里面。其中,毛泽西还是星巴克的创业元老之一,但是当时他和David Hayden一起主要是在经营咖啡豆生意。”在徐大麟的眼里,“汉鼎亚太的资金+星巴克的品牌+孙大伟等人的经营能力+中国庞大的市场”构成了一种有效的资源组合。

  但是徐大麟坦诚道,“我们做得很辛苦,直到2003年美大咖啡才开始有了赢利。”2002年,汉鼎亚太原中国区总裁萧永强也曾在私底下表示,“星巴克不怎么样”,并且星巴克在市场的发展过程中确实也曾经历过一些波折,比如2003年孙大伟的离开、SARS期间没有什么人敢进店消费等,但是星巴克还是一如坚定地走进了很多时尚消费者的心中。

  投资星巴克的成功进一步激发了徐大麟帮助国际消费品牌在中国打天下的决心:现在汉鼎亚太已经把手伸向了国际酒店业著名品牌—希尔顿。“我们最起码要在中国投资5000个房间,按照一个房间最低10万美元估算,总投资在5亿美元。”

  同时在另外一条战线上,汉鼎亚太也拥有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投资案例,例如在承接国际半导体产业向中国转移趋势中诞生的中芯国际。汉鼎亚太不仅帮助中芯国际创造了6.3亿美元的私募融资纪录,而且还引进了NEA、Oak Investment Partners等美国著名的创业以及私募投资者。

  “我们在中国内地的投资正在从创业投资(VC)向私募股权投资(Private Equity, 简称PE)”转型。徐大麟透露,汉鼎亚太自1993年进入中国内地以来一共投资了大约20个项目,投资总额超过了3亿美元。

  在汉鼎亚太用于投资中国内地企业的几支基金当中,“中安基金表现不太好”;亚太成长基金Ⅱ的投资对象包括后来成为汉鼎亚太招牌企业的早安证券、星巴克等,给投资人带来的整体回报则超过了2倍;规模高达7.5亿美元的亚太成长基金Ⅲ由于“在网络泡沫时期投资了日本、美国的一些互联网企业”结果也不是很理想。

  “我们不像年轻人那样对互联网有感觉。”徐大麟认为自己在投资领域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关系和品牌等资源是到了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2005年9月,规模达3亿美元的H&Q-NPS基金I募集完成,其中仅韩国国家退休基金(South Koreas National Pension Service 简称NPS)一家就承诺投资2亿美元,来自韩国的其他投资者贡献了剩下的1亿美元。成立于1987年的NPS是全球第八大退休基金,管理资产总额高达1500亿美元。

  汉鼎亚太也是NPS在收购基金领域的第一个投资对象。同月,汉鼎亚太宣布委任有着“并购金童”之称的鉴为大中华区主管兼汉鼎亚太董事总经理,负责其北亚区的私募股本投资。自2002年开始至加入汉鼎亚太之前,鉴一直担任摩根大通大中华区副董事长兼投资银行业务主管的职务。

  跟随鉴一起搭上汉鼎亚太这台新发动的并购战车的还有Thomas H. Lee Partners (简称:THL Partners)。THL Partners创建于1974年,目前已经发展成为活跃在美国和欧洲并购市场上的一支战功显赫的力量。在过去的30多年当中,THL Partners累计向100多家企业投资的总额超过了90亿美元。借助和汉鼎亚太之间达成的伙伴关系,THL Partners期望在大中华区、日本、韩国等地的并购市场上同样能够有所作为。

  仅仅3个月之后,2006年1月,汉鼎亚太正式宣布向荷兰、中东、美国的一些投资者募集完成了亚太第五号成长基金(Asia Pacific Growth Fund V, L.P. 简称APGF V)。至此,连同H&Q-NPS基金I在内,汉鼎亚太为其在大中华地区、韩国与日本地区的私募股权投资以及并购活动一共筹集了5亿美元的炮弹。

  截至2006年10月31日,汉鼎亚太在中国和新加坡已经完成了一项并购交易。在中国内地,汉鼎亚太在广西也有一项并购案“已经获得了相关部门的审批”。接下来,“汉鼎亚太在韩国将会有更多的并购交易浮出水面。”徐大麟说,根据协议,“韩国也是H&Q-NPS基金I投资的惟一目标市场”。

  1985年,徐大麟和Hambrecht & Quist合资成立汉鼎亚太(HQAP)。汉鼎亚太总计管理过19支基金,基金总规模超过了21亿美元。目前,汉鼎亚太已经发展成为一家的私有股权投资机构,并在硅谷、首尔、新加坡、东京、马尼拉、中国台北、中国、上海等地设有办公室。

  “虽然,但是这些年我们还是挣了点钱。”自1985年以来,汉鼎亚太已收回投资退出项目平均回报率为30%。“我们在中国内地的大部分项目都已经退出,没有出来的只剩6个,有的项目时间实在太长了。”

  在工作之余,徐大麟也没忘了做些社会慈善方面的事情。今年9月24日,徐大麟就邀请130多位客人到自己的家里为著名的艾滋病研究专家何大一“筹得20多万美元”。

  其实,类似的慈善活动在发达国家并不少见。但是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创纪录的举动还是给徐大麟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徐大麟的眼里,“未来可能还会出现这样一群人,他们希望把自己手里的钱通过职业经理人去实现一定的社会目标。到期后,自己只要能够把本拿回来,或者附加一点利息即可。”

  徐大麟表示,这就为社会-商业目标平衡型基金的问世提供了基础。“当然,这仍然需要以拥有赚钱的能力作为前提。”

相关推荐